首页 > 研究院 > 正文

触目惊心!财政部清查药企带金销售:虚假发票、虚假会议、一年24万场活动

科技金融在线 | 2021-04-14

导语
2019年,财政部对部分药企“带金销售”、“哄抬药价”等行为进行检查,查出的问题可谓触目惊心,这些企业每年数十亿计的销售费用,有的企业用假发票抵账、虚列巨额办公费、虚假会议等等,最终每家药企被处罚金额为3到5万元。

4月12日,财政部对19家药企开出了罚单,这些企业大部分都涉及使用虚假发票、票据套取资金,虚构业务事项套取资金。

财政部表示,此次检查的目的,就是通过检查聚焦医药产品成本费用结构,震慑医药企业带金销售、哄抬药价等违规行为。

本次被处罚的19家医药企业,涉及恒瑞医药、步长制药、上海医药、复星医药、华润三九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以及翰森制药等港股公司,此外,还涉及长白山制药等知名药企。

这些药企共同特点就是每年支出了大量销售费用和差旅费用,这些费用多以举办学术活动的名义支出。

而部分企业被检查发现所列会议地址为无效地址、部分差旅费发票为假发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召开的会议记录人为同一人、公司巨额资金转入员工个人账户、花费巨资“购买”了“实际并未购买”的办公用品等等问题。

有些企业员工一共2.4万人,而销售人员就有1.4万,占了60%;更有企业在2019年还公告自己的销售费用没有违规行为,此次就被点名处罚。

从此次财政部点出的种种问题,可见医药行业链条上存在的问题之深重。而为高价药买单的,是普通的患者。

最终每家药企被处罚金额为3到5万元。

恒瑞医药:一年办24万场活动

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是药企一哥,市值超过4500亿,被称为“药中茅台”。根据财政部公告,恒瑞医药存在以下问题:

一是2018年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等报销专家讲课费、点评费、主持费,涉及金额108.80万元。

二是2018年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及过路费、咨询费、广告费等发票列支公司员工福利奖励支出,涉及金额214.91万元。

三是所属连云港综合二办2018年以非本单位发生的过桥过路费发票报销办事处销售人员补贴、赠送客户礼品、学术活动餐费等费用,涉及金额96.19万元。

根据恒瑞医药年报,2018年销售费用为64.64亿,其中学术推广、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为54.24亿,一年的差旅费为9.01亿。

一年9个亿差旅费是啥概念?春秋航空2018年营业收入为131亿,2015年如家全年收入67亿。

2019年,恒瑞医药在职销售人员14686人,当年恒瑞医药全部员工数量为24431人,销售人员占了60%。恒瑞医药销售人员出差如此之拼,学术营销力度强大,也被列入了公司“核心竞争力”。

那么这些学术推广费用都具体有哪些项目呢?

去年5月,恒瑞医药对2019年的销售费用进行了详细列举。

是年其销售费用为85.25亿,学术推广费用为75.26亿,差旅费为9.09亿。具体来看:

2019年全年,组织院内会议18万场,药房培训5.7万场,两项加起来就接近24万场,平均每天举办650场。此外公司还参加各种活动会议。

2020年上半年,恒瑞医药活动费用和差旅费不减反增。上半年学术推广等费用为35.59亿,增长了10.22%,差旅费为4.46亿,增长了19.25%。

要知道去年上半年正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很多地方都限制出行和线下活动举办,不知道恒瑞医药这些费用都是怎么花出去的?!

过去,恒瑞医药也多次被曝出向医生行贿。

今年1月,原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主任徐某仲先后三次收受医药公司财物合计140万元,构成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而向徐某仲行贿的是恒瑞医药旗下主要营销公司新晨医药员工。

2020年4月,浙江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某培因接受新晨医药等公司的医药代表贿赂超300万元,被判七年有期徒刑。

事情发酵后,恒瑞医药解释,这是子公司员工的个人行为,相关人员已离职。

今日,恒瑞医药跌幅一度超过7%。

豪森药业:夫妻双双把款罚

这次被处罚的还有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豪森药业涉及港股上市公司翰森制药。

翰森制药集团创始人是钟慧娟,而钟慧娟正是恒瑞医药创始人孙飘扬的妻子。

在中国医药江湖,孙飘扬、钟慧娟夫妇被称为“药神夫妇”,两口子凭借两家上市公司,以2335亿元的财富,位居2020福布斯中国富豪第4名。

此次恒瑞医药和翰森制药双双上榜,“夫妻双双把款罚”,想来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2019年翰森制药收入为86.83亿,销售费用为32.66亿。根据翰森制药披露,2019年6月到2019年底,其IPO募集资金中用于学术推广的费用为6.12亿港元。

“通过临床数据为导向的学术推广活动,提升医生及其他医护专业人员对药品的用途、临床效力及优势的理解。”

此次,豪森药业被发现列支的部分评审费、广告费发票在税务总局无法查询,虚增办公用品费481.71万元,后附发票显示购买产品为笔、本子等,经查,实际并未购买。

步长制药:去年刚说没违规 今年就被点名处罚

财政部在检查中发现,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咨询费、市场推广费名义向医药推广公司支付资金,再由医药推广公司转付给该公司的代理商,涉及金额5122.39万元。

2018年,步长制药销售费用为80.36亿,当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为136.65亿,销售费用占比高达58.81%。步长制药还列出了自己与竞争对手的比较,通过比较,步长制药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是最高的。

在80亿销售费用中,市场和学术推广等费用为为74.86亿。

针对步长制药销售费用占比过高的问题,上交所还专门发文要求步长制药解释。

步长制药解释2018年公司组织的各类活动超过6万场,其中市场活动1.9万场,花费31.24亿;市场调研2.3万场,花费15.16亿;学术交流活动2万场,花费17.88亿。

平均下来,步长制药每天要举办170场活动!

步长制药坦承,市场推广活动是各大药企主要的销售手段,因此公司市场推广费用占比高,符合行业特点。

为此,步长制药又列举了部分同业情况,包括上海医药、复星医药、华润三九、恒瑞医药等。

不幸的是,这些企业此次都被财政部点名处罚了。

上交所还要求步长制药说明这些费用支出是否存在违规问题或风险,而步长制药表示公司对市场、学术推广等营销活动的费用支出有严格的申请、审批等内部控制制度,尚未出现相关费用支出违规的问题及风险。

此次财政部点名处罚,可谓是结结实实打了步长制药一耳光。不知道步长制药这算不算虚假信息?

上海医药:处罚大户 4家下属企业中招

在此次财政部公布的19家企业中,有4家属于上海医药,包括上海信谊联合医药药材有限公司、上海上药新亚药业有限公司、上海信谊天一药业有限公司、山东信谊制药有限公司。

上海医药此次可谓“大丰收”。

上海信谊被发现虚增差旅费2003万元,部分发票甚至为假发票。

上药新亚存在不同推广会议照片存在雷同,伪造会议地点、签到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召开的会议记录人为同一人等问题。此外还有抄袭调研报告、不同地区市场分析报告雷同现象。(时空穿越的感觉。)

上海信谊天一部分学术会议所列会议地址为无效地址。(在无效地址开会,会议究竟是怎么开的?)

检查中发现的这些问题,是否揭开了药企高额市场活动费用的真相呢?究竟这些活动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

2020年,上海医药市场推广及广告费用为43.49亿,差旅和会议费用为10.25亿。2019年上海医药差旅和会议费用为11.98亿。

2020年比2019年虽然略有下降,但是考虑到2020年全年疫情情况,这个费用也不低了。

虚增差旅费 公司巨额资金转入员工个人账户

财政部检查发现,复星医药的江苏万邦医药营销有限公司在2018年支付个人代理商销售推广费用,凭证后附部分发票由与该公司无实质业务往来的第三方公司开具,涉及金额1.4亿元。

深圳华润三九医药贸易有限公司列支的视频拍摄项目制作费、部分会议费、调研费不实,涉及的金额合计1.64亿。

长白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通化玉圣药业有限公司以多报销售人员出差天数的方式虚增差旅费,福建古田药业有限公司将2957.29万元资金转入公司员工个人银行账户。一力制药(罗定)有限公司36万转入新药推广客户个人账户。广东一力医药有限公司将99.44万元转入公司职工及职工家属个人账户。

云南龙海天然植物药业有限公司通过多报业务推广员人数的方式,虚增销售费用124.44万元。

尾声

在药品流通的漫长利益链条上,处处都是利益,而这些成本费用最后都要加到药价里面去,最终由患者承担。

针对医药领域给予回扣、垄断控销等行为,2020年8月,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失信事项目录清单,列入目录清单的失信事项主要包括在医药购销中给予回扣或其他不正当利益、涉税违法、实施垄断行为、不正当价格行为、扰乱集中采购秩序、恶意违反合同约定等有悖诚实信用的行为。

医药企业在定价、投标、履约、营销等过程中,通过目录清单所列失信事项牟取不正当利益的,纳入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范围。对于有失信违约行为的企业,有可能被限制或中止采购相关药品或医用耗材。

此次财政部对这些药企点名处罚,不知道是否能触动医药行业的利益,真正解决药价虚高顽疾?

推荐阅读

评论专区

合作专区

Copyright©2015 shagualicai.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50555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