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 > 正文

广州农商行原董事长王继康2.85亿贪腐案曝光 利用股市玩权钱游戏

科技金融在线 | 2021-05-12

导语
《党风》杂志撰文披露了广州农商行原董事长王继康违纪违法案,伙同他人共同收受或单独收受他人所送款物折合人民币2.85亿元。

2019年8月23日,广州市纪委监委发布通告,广州农商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自此,掌控广州农商行多年,在内部说一不二的王继康消失在了公众面前。

日前,广东省纪委《党风》杂志撰文披露了王继康违纪违法案例。

经查,2006年至2019年,王继康在先后担任广州农信社党委副书记、副理事长、主任,广州农商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违反国家法律,涉嫌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伙同他人共同收受或单独收受他人所送款物折合人民币2.85亿元。

要与工农中建试比肩

王继康刚刚到任时,广州农商行前身广州农信社正在困境中苦苦挣扎。当时权力分散的三级法人机构,让作为广州农信社“一把手”的王继康备受冷落。

心灰意冷之际,广州市委市政府领导从改革发展大局出发,鼓励他打消顾虑、大胆工作。王继康振作精神,跑网点、做调研,将新官上任后的“第一把火”烧向了“三级法人分治”的分权体制。经过大刀阔斧的改革,农信社开始实行一级法人统管,将贷款审批、人事管理等权力集中上收到市联社。

此后的王继康踌躇满志。

“云山路遥,不待扬鞭先奋蹄,上辽京、进天府、问鼎中原,苏鲁湘豫能立足;珠水浪高,何惧风急自悬帆,下村庄、入商圈、服务人民,工农中建试比肩。”这是广州农商银行改制五周年时,王继康亲笔写下的豪迈诗篇。

王继康曾在广州农商银行发展中功不可没。在王继康带领下,广州农信社从一个存款不足500亿元、在市场竞争中举步维艰的“小角色”,发展成为资产规模高达8000亿元、在港交所主板上市、连续多年上榜英国《银行家》杂志全球银行200强的大型商业银行。

2020年10月20日,广州农商行宣布,集团资产总额突破万亿元,正式跻身“万亿俱乐部”,是全国第三家正式官宣资产规模突破万亿元大关的农村商业银行。

“削藩改制”大权独揽

王继康在2013年7月31日至2019年7月19日期间担任广州农商银行董事长。权力的高度集中,也让王继康摇身一变成了手握农信社大权的“话事人”。

“广州农商银行的干部,我都是让他们两年一轮岗,听话的上,刺头的下,用谁舍谁就我一句话的事。”担任广州农商银行党委书记兼董事长的十余年中,王继康独揽大权。当整条放款链条上的关键干部尽在掌控后,他一言九鼎、说一不二的家长式作风就此成形,广州农商银行也被异化为他家的后院。

“哪怕我赚一块钱也要给王总八毛,只要能贷到款,我就心甘情愿!”

作为广州金融圈炙手可热的“财神爷”,王继康是众多老板翘首以盼、轮流等候的座上宾。王继康深谙几千亿元信贷资金审批权力的“含金量”。贷不贷、贷给谁、贷多少,王继康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

王继康自以为,促成一笔动辄上亿甚至上百亿元的买卖,拿他几千万乃至上亿元的回扣也不为过。于是,企业老板通过给予提成、回扣、礼金等方式“上香进贡”,王继康则在授信幅度、贷款审批等方面为其谋利。

V型反转下的权钱交易

王继康作为经济学硕士、企业管理专业博士,在巧取敛财的过程中,规避监管的手段更是花样百出,作案手法隐蔽巧妙,行贿者也是煞费苦心。

“他是不会直接收受财物的。之所以这么多年很少有他的举报信,是因为每一笔受贿款都经过了精心设计。”王继康身边的助手曾坦言,自己为了摸清这位上司的个性可是下足了功夫。“之前有老板亲自拿7000万元上门来求,他当场拒绝。后来别人给他推荐加拿大的别墅,前后运作了大半年他也没收。”

也正因如此,每当各大老板有求于王继康时,都会请这位助手“谋篇布局”。不但行贿金额要足够诱人,而且行贿手法也要天衣无缝。为了行贿方案能入“王董”法眼,各大老板可谓是煞费苦心。

而股市更是其闷声发财的捷径,同时似乎没有任何权钱交易的痕迹。

据悉,案件调查过程中,那些“运筹帷幄”于信息“内幕”与交易“门道”之间的作案手法令人眼花缭乱。知悉内幕信息的王继康,曾安排助手授意商人卢某以每股1.2元的价格向其转让500万股股票,高位卖出后获利上千万元。此后如法炮制。2015年7月至8月,A股一只股票突然结束连日下跌,走出V型反转走势,区间涨幅高达125%。在这一跌一涨中,幕后老板与王继康之间高达2000万元的权钱交易悄然完成。

对于股市盈利资金的运用,王继康的做法十分隐蔽,似天衣无缝。

资料显示,在这些交易过程中,王继康不曾使用相关人员的银行账户和证券账户进行操作,操作过程也是以类似资源配置的形式进行掩护,最后将赃款资金以外地公司名义直接用于外地投资项目,三重掩护之下隐蔽性极强。

为了将手中掌握的巨额信贷资金“转”入私人口袋,王继康还精心设计了一条培植老板、扶持项目、靠钱生钱的“变现巧径”。

广州农商银行为企业提供信贷资金,对应的都有具体项目、抵押物或担保等约束条件。表面上看似合理合法,但其中的经营收益分成却通过“白手套”流入了自己腰包。这些项目他大都只是参与个开头,具体经营过程则“放任自流”,甚至到底合作多少项目、规模有多大、现状是怎样都不甚了了。

对自己的亲人,王继康想方设法为他们“开后门”“走捷径”。

看到自己的女儿30多岁还租住在香港一间小公寓里,王继康被“围猎者”成功击中“软肋”,在“亲信”运作下,收受商人王某苇所送香港价值1亿元的小区房一套以及价值逾百万元的家具,以供女儿居住使用,就此创下单笔受贿金额最高纪录。为掩人耳目,该房产既不挂在本人及其亲属名下,也不挂在与王继康有关的人名下,购买资金则是通过地下钱庄转移至境外,整套偷梁换柱式的利益输送手法几乎令人无从查起。

“金融大厦”一朝崩塌

“我清楚,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随着退休年龄的临近,我越来越担心大权旁落,越来越舍不得手中的权力。”

王继康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费尽心机只为延续权力、绞尽脑汁以为滴水不漏的那些专业手法,在党纪国法面前根本就是“皇帝的新衣”。

王继康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将“现权”转为“期权”,从而在体制外的“金融江山”延续自己的“王权”美梦。

纪检监察干部先是从专业领域戳穿了王继康企图巧借配资模式瞒天过海的受贿手法,接着通过跨省搜查、细致取证坐实了其收受房产的既遂罪名,最后以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唤醒了他内心的良知。心理防线在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轰然垮塌,王继康泣不成声,追悔莫及。

2018年7月,广州农商银行披露回归A股的计划,2019年3月15日,该行正式向证监会提交A股上市申请。但是2020年末,广州农商银行在上会前夜撤回了A股IPO申请。

3月29日,广州农商行公布2020年年度报告。截止2020年末,广州农商行营收为212.18亿元,同比减少10.31%;归母净利润为50.81亿元,同比减少32.43%。实现税前利润62.88亿元,同比下降36.46%;净利润52.77亿元,同比下降33.30%。

最新股价为3.25港元,市值约为319亿港元。

关键词: 广州农商行 王继康

推荐阅读

评论专区

合作专区

Copyright©2015 shagualicai.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50555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