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院 > 正文

银行会计挪用1283万网络赌博 父亲“大义灭亲”告发后获刑十年

科技金融在线 | 2021-05-12

导语
作为银行财务人员,理应恪守职责,牢把风控底线。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身为银行会计的王某泉却财迷心窍、监守自盗,挪用银行超1280万元资金用于网络赌博。

作为银行财务人员,理应恪守职责,牢把风控底线。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身为银行会计的王某泉却财迷心窍、监守自盗,挪用银行超1280万元资金用于网络赌博。

日前,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二审判决书,将这位银行会计挪用银行千万资金赌博的过程公之于众。最后,王某泉被其父大义灭亲告发,最后咎由自取锒铛入狱,获刑十年。

数天挪用1283万用于网络赌博

事情还要从去年说起。出生于贵州省思南县的王某泉是位90后,是贵州思南农村商业银行(下称:思南农商行)文家店支行的主办会计。

本来大好年华,未来充满着很多可能性。然而,王某泉却财迷心窍,恋上了网络赌博。

2020年4月至6月,王某泉利用担任思南农商行文家店支行主办会计的职务之便,用其工号在该支行GRBC系统上,采用空存实转的方式挪用单位巨额资金。

王某泉到底挪用了多少钱?

2020年4月15日至19日,五天时间内,王某泉挪用思南农商行文家店支行资金共计约59.35万元。

初步挪用“尝到甜头”,且没被发现后,王某泉变本加厉。

2020年6月23日至25日,三天时间内,王某泉再次挪用思南农商行文家店支行共计1223.84万元。

也就是说,短短数日之内,王某泉利用自身银行会计的身份,“神不知鬼不觉”挪用了银行合计超1283万元的资金。

而这些资金,被王某泉转入网络赌博平台“玩起W7娱乐”,玩起了网络赌博。其中,9万多还被用于个人挥霍。

其父大义灭亲 千万资金仅追回58万

那么,王某泉究竟用什么方法逃开银行的风控监测,成功挪用银行千万资金?

以2020年4月15日当天挪用公款为例,王某泉先是利用自己妻子聂某兰的银行账户,空存近10万元转入自己银行账户,然后拿这些钱用于网络赌博。

当天下午3点多,王某泉又用其母亲冯某的银行账户办理取款业务,填平从妻子银行账户空存实转的近10万元。

当天下午4点,王某泉又用母亲的银行账户空存近20万元转入其另一银行账户,用于网络赌博。

第二天,王某泉利用王某江的POS机,从其第三个银行账户刷款40万元到王某江的银行账户,用20万填平空存实转的近20元。

2020年4月19日,王某泉又在妻子聂某兰银行账户空存29.35万,将其中20万用于网络赌博,9.35万元用于个人消费。

......

就这样利用同样的手段,王某泉挪用、套取了银行合计超1283万元的资金。

2020年6月25日晚,王某泉在最后一笔资金得逞后,将挪用单位1200余万用于网络赌博的事情告诉了父亲王某、母亲冯某、妻子聂某兰。

第二天,其父大义灭亲,将儿子挪用公款情况告知思南农商行文家店支行,于是该行行长报案。当天晚上11点多,王某泉被警方成功抓获。

案发后,算上王某泉家人赔偿及退还,思南农商行挽回经济损失仅为58.08万元。

一审获刑7年遭检察院抗诉

一审期间,法院认为,王某泉利用银行会计的职务之便,将银行资金挪用进行非法活动,构成挪用资金罪。

此外,一审法院表示,王某泉明知他人报案,却在家中等候没有拒捕,到案后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视为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最后,一审法院判决王某泉犯挪用资金罪,获刑七年;继续追缴未退的1165.76万元,退赔给思南农商行。

然而,思南县人民检察院却对宣判结果提出抗诉,其认为王某泉套取思南农商行1223.84万元资金构成职务侵占,且其不具有自首情节。

同时,铜仁市人民检察院也对抗诉表示支持。其认为:一是王某泉利用职务便利,伪造账务窃取单位财产;二是套取数额太大,其没有还款能力;三是王某泉具有销毁、隐匿银行凭证的行为;最后,王某泉是警方通过技术侦查手段抓获,并非自首。

二审获刑10年 没收财产30万

二审中,检察院出具证人、证言以及警方的抓捕情况说明,用以证实王某泉是警方通过技术侦察手段抓获,不具有自首情节,抓捕当晚,王某泉没有将所处位置告知单位有关人员。

不过,王某泉为自己辩称,挪用单位资金是可以通过系统比对查实,将存款后银行凭证销毁或带走,是为掩盖挪用单位资金的犯罪行为,不是侵占单位财产。

同时,王某泉强调,挪用单位资金赌博是想赢钱后补齐挪用的款项,回到贵阳家中是为了筹款弥补单位损失,不是逃跑,并称准备第二天回思南自首,符合自首的规定。

王某泉还请求法院,将公安机关冻结赌博平台的600万元认定为追回赃款返还思南农商行。

不过,经二审法院审理查明,王某泉以网络赌博为目的,短短三天内即空存135笔共套取1223.84万元用于网络赌博。其中6月23日套取39.29万元,6月24日360余万,6月25日更是套取800余万元,且事后具有销毁、隐匿银行凭证的行为。

二审法院表示,参与网赌本就违法,放任1223.84万元处于极大风险中,且输掉后王某泉已无还款可能性,足以证明其套取1223.84万元的主观故意是非法占用。

同时,二审法院指出,王某泉配合警方冻结赌博平台相关账户600万余元的行为,也不具有立功表现。虽然知道他人已报警,但其与单位领导通话时并未告知藏身位置,现也无证据证实其家人向警方等告知了王某泉的藏身之所,因此其不是主动投案,不具有自首情节。

于是,二审法院撤销了王某泉获刑七年的决定,但维持一审向王某泉继续追缴1165.76万元退赔思南农商银行的判决。

最终,二审法院判决:王某泉犯挪用资金罪获刑二年;犯职务侵占罪获刑九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没收财产30万。并裁定判决为终审判决。


关键词: 思南农商银行 挪用资金

推荐阅读

评论专区

合作专区

Copyright©2015 shagualicai.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5055553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