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院 > 正文

一年翻了一倍!安信信托因“承诺兜底”引发的诉讼金额已超220亿

科技金融在线 | 2021-05-11

导语
今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显示,公司新增6宗案件,原告都是营口沿海银行,该行请求法院判令安信信托向其支付合计约36.15亿元。毫无疑问,这6起案件也都是因安信信托与对方签订《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等提供保底承诺而引起的诉讼。截至2020年末,安信信托因承诺刚性兑付而引发的诉讼案件已达50宗,涉诉本金近185亿。

刚输了郑州银行官司,安信信托又迎来营口沿海银行6宗诉讼。

今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显示,公司新增6宗案件,原告都是营口沿海银行,该行请求法院判令安信信托向其支付合计约36.15亿元。

毫无疑问,这6起案件也都是因安信信托与对方签订《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等提供保底承诺而引起的诉讼。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安信信托因承诺刚性兑付而引发的诉讼案件已达50宗,涉诉本金近185亿;公司存量保底承诺合计余额达752.76亿(含已披露涉诉案件金额)。

新增6宗案件 合计金额超36亿

5月11日,安信信托披露一则诉讼公告,公司新增6宗案件,新增诉讼金额为36.15亿元,被告是安信信托,原告都是营口沿海银行。

据了解,6起诉讼案件均已被上海金融法院立案,4月23日法院已向安信信托出具了6宗案件的《应诉通知书》,目前案件尚在审理中。

对于案件对公司损益产生的影响,安信信托表示,新增的诉讼案件尚在审理中,目前暂无法判断相关诉讼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

追溯6起案件缘由,毫无疑问都是安信信托承诺刚性兑付引起。

2018年12月29日,营口沿海银行与安信信托连续签订了6份《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约定营口沿海银行从安信信托处受让合计27.5亿元的信托受益权。

同日,双方又签订了另外对应的6份《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约定安信信托应于2019年12月25日按照协议以约定价格无条件、不可撤销的受让前述信托受益权。

然而,随着安信信托爆雷,双方协议约定的履行期满后,安信信托未能如约按协议支付营口沿海银行信托受益权转让价款,以至于构成违约。

于是,营口沿海银行一纸诉状将安信信托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安信信托向其支付6笔信托受益权转让价款,本金、利息以及违约金等合计约36.15亿元。

刚在郑州银行官司中败诉

事实上,自安信信托爆雷以来,2021年是安信信托重组、资产清收的关键时期。然而,其最大的不确定性仍然是安信信托此前签署的各类“兜底函”,这些兜底函引发的纠纷案件仍在不断上升,且官司的胜负无法预料。

就在近期,安信信托与郑州银行的“刚性兑付合同”纠纷案才刚刚尘埃落定,该案经过一审、二审、再审,最终以最高人民法院的“驳回安信信托的再审申请”而宣告郑州银行赢了官司,安信信托则需如约“刚兑”。

回顾这起案件,2016年8月30日,郑州银行与安信信托签订了《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约定郑州银行从安信信托处受让《安信.四夕丰润流动资金贷款单一资金信托合同》的受益权。

同一天,双方又签订了第二份《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约定安信信托要在2018年9月24日将该信托受益权以约定价格从郑州银行手中拿回。

同样,期满后,安信信托并未向郑州银行及时支付这笔款项。截止2019年6月28日,安信信托拖欠郑州银行的信托资金本金为1.89亿元。

2019年7月,郑州银行将安信信托告上法庭。同年11月法院一审判决:安信信托向郑州银行支付这笔信托本金以及利息违约金等费用。

安信信托不服,于是提出上诉。2020年4月二审法院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安信信托还是不服,于是同年9月又向最高院申请再审,结果案件最终以最高院的裁定“驳回安信信托的再审申请”而告终。理由是不能认定双方签订的第二份《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约定的转让价款中包含的信托收益是信托受托人与受益人之间订立的保底或者刚兑条款。

在和郑州银行的这场官司中败诉后,安信信托似乎并没有就此放弃,其表示,公司正在积极研究下一步对策。

因“承诺兜底”引发的诉讼金额已超220亿

事实上,安信信托也有在此类诉讼中胜诉的案例。

比如去年年底,科技金融在线报道的安信信托在和高速财务的纠纷中(详见:剧情大反转!安信信托承诺刚兑被判无效 认购者4亿本金不用还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给出的二审判决便是:安信信托作为受托人与湖南高速签订的《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因协议中有明显的保本保收益约定,属于刚性兑付的约定,于是协议被认定无效。

这意味着安信信托在高速财务的这起“兜底函”纠纷中无需承担兑付责任。

但是,据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安信信托因以签署《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框架合作协议》或出具《流动性支持函》等形式提供保底承诺事项而引发的诉讼达到50宗,涉诉本金近185亿元。

如果加上此次和营口沿海银行的6宗诉讼,安信信托涉诉金额已超过220亿元。而早在2019年底时,安信信托因提供保底承诺而引发的诉讼为28 宗,涉诉本金105.39亿元。

也就是说,才一年多时间,安信信托因“承诺刚性兑付”而产生的诉讼案件,其数量及金额均翻了一倍。

反观安信信托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业绩情况,去年其营业总收入仅为2.98亿元,同比降幅达37.63%;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67.38亿元,同比降幅高达68.75%。

今年一季度,安信信托营收虽同比增长29%至0.59亿元,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再同比下降9.29%至-7.27亿元。

自爆雷事件后,对于目前以重组和资产清收为重点的安信信托来说,针对五十多起“兜底函”引发的诉讼案件,是会像与高速财务案一样胜诉?还是像和郑州银行案一样败诉?目前无法得知。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截至2020年底,安信信托合计近753亿元的存量保底承诺余额,仍将是其未来非常棘手的难题。


关键词: 安信信托 郑州银行 诉讼

推荐阅读

评论专区

合作专区

Copyright©2015 shagualicai.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5055553号-5